您现在的位置:
德孝心语    

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怀念五大

时间:2020/10/12 11:29:35

  核心提示: 文/张晓春父亲一辈兄妹八个,五大(五叔)排行老五,是个地地道道的庄农人。听父亲说,小时候家贫,五大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跟着爷爷干农活了,没有念过一天书,但他生性聪慧,不但庄稼活干的好,靠着自己的摸索,学会了拉二胡。村里每年过年的时候团社火,五大总是坐文武场面的第一把交椅,社火一开始,他就眯缝着眼睛陶醉...

文/张晓春
       父亲一辈兄妹八个,五大(五叔)排行老五,是个地地道道的庄农人。听父亲说,小时候家贫,五大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跟着爷爷干农活了,没有念过一天书,但他生性聪慧,不但庄稼活干的好,靠着自己的摸索,学会了拉二胡。村里每年过年的时候团社火,五大总是坐文武场面的第一把交椅,社火一开始,他就眯缝着眼睛陶醉在属于他的世界中了,我记事的时候就是他的粉丝了。
       上世纪八十年代,土地下放后,偏避贫穷的小山村久旱逢甘霖,焕发出勃勃生机,疾苦的乡亲们脸上开始有了笑脸,平时也能吃上雪白的馒头了。父亲常年在外教书,家里的几亩地主要靠母亲耕种,每到农忙的时候,不用我去求他,五大带着哥哥,赶着牲口扛上犁就去我家的地里耕种,每次我都跟在他的后面,好多农活,都是他教我的。五大沉默寡言,但不失幽默感,沧桑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,连同他那忙碌的身影,都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之中。

 有一年春天,天刚麻麻亮,我和五大拉牲口上山种洋芋。我熟练地给毛驴把笼头套上,背上犁就出了门,我把手里的缰绳递给五大,五大向我抛了个鬼脸,一声“呲溜的”从我耳边响起。这是五大的专利,也是他的口头禅,只要听见他说这句话,我都会非常开心,因为,他那夸张的语气里蕴含着对我的夸奖和肯定。父辈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很少说话,他们的很多思想感情是通过肢体语言和表情传达的。我一路跟着他到了地里,开始种洋芋,五大负责耕地,我负责撒洋芋种子。这天五大心情很好,左一个“呲溜的”,右一个“呲溜的”,在他的鼓励下,我一点都不觉得累。五大身材瘦小,常年的辛苦压弯了他的腰,每当劳累的时候,他喜欢坐在地埂上吃上一锅子旱烟。那天早上,我看见五大背上灰色的衬衣上渗出一片片发白的汗渍,我就让他歇一会,五大心领神会,我们坐在地埂上,他“吧嗒吧嗒”的抽着烟锅子,一股青烟开始在他的身边缭绕,在清晨的光晕里,刻成一副美丽中国水墨画!

 改革开放初期,虽然家里有粮食了,但是农村的人手头没有一分钱。每年夏天,五大都要去陕西赶麦场,挣点钱填补家用。每次他出门,我都焦急地盼望着他回来,因为五大从陕西回来时,不但会带来香甜润口的柿饼和甜甜的红枣,更会给我们这些孩子讲陕西割麦子的故事:八百里秦川一眼望不到边,金灿灿的麦子有一人多高,家家户户都有电灯泡,一到晚上,就像星星落到了地上……在他的嘴里,大山外面的世界变得那么神秘、生动,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长大后去看一看的种子。
       五大秉性忠厚,为人和善,下雨的时候,我们一帮孩子都喜欢到五大家去玩,每次去,五大都把热炕给我们腾开,让我们围在一起打朴克,五大则坐在炕沿上,嘴里叼着他那只长长的烟锅子,笑眯眯的看着我们。有时候秋雨连绵,一耽误就是好几天,遇到下雨天,五大不是剥玉米就是辫蒜。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五大家是我童年的乐园!

  农村人最幸福的时光,莫过于一年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一进腊月,家家户户开始张罗着过年。大年三十晚上,一场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,“瑞雪兆丰年”!大年初一早上,我们换上新衣服,就成群结队的去拜年。进了五大家上房里,我们扑通通跪到地上,磕头如捣蒜,五大笑眯眯的坐在炕头上,“呲溜的!”然后从棉衣口袋里往外掏糖果,一人一颗,轮到了我,不动神色地往我手里塞两颗,我的心里顿时乐开了花。

  一年四季,年复一年,五大就这样在这片土地上辛勤的劳作着,日出而耕,日落而息。后来我到外地工作,偶尔回老家去看望他,五大总是让五妈做最好吃的让我吃,而他还是坐在炕头上,抽着烟袋,依然笑眯眯的,从我记得他开始,他这种笑眯眯的神态似乎没有变化过,我从来没有听见他骂过谁,抱怨过生活的艰辛,他的这种乐观从哪里来?我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,直到长大成人,到全国各地飞来飞去,我才慢慢地理解了父辈们那默默无闻后面的深刻含义。在经历三年自然灾害,当可以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地能耕种属于自己的土地时,作为农民,他的内心,除了珍惜和感激之外,还能有什么呢?土地就是他的命根子,只要有地可种,再苦再累,在他的心里都是本份,还能有什么奢求呢?这种满足与淡泊的境界,何尝不是我们现在的人需要学习的吗?

  2010年早春,五大病的很厉害,我和父亲回老家看他,他咳嗽气喘,浑身浮肿,吃的很少,非常虚弱,下炕都成问题。早上我和父亲去赶车,五大执意起来送我们,他扶着大门,咳嗽的厉害,瘦小的身子在寒风中随着一声一声的咳嗽颤栗着。五大目送我们离去,我含泪和父亲离开了老家,离开了我心爱的五大。就在这年冬天,五大永远离开了我们。
       今年清明回老家扫墓,我跪在五大的坟头前,“五大,你在那边过的好吗?侄儿很想念你……!” 泪水一次次模糊了我的双眼!跪在在这片温润的土地上,我的心灵久久不能平息,泪光中仿佛看见了五大消瘦的身影,看见了那笑眯眯的而又布满皱纹的脸庞,听见了那悠扬的二胡声,在故乡空旷的山谷里回荡!

五大,我很想你!!

作者:张晓春 录入:dxhebeiczhou 来源:德孝中华周刊

德孝推荐
  • plase wait

关于我们 | 工作指导 | 周刊荣誉 | 德孝基金 | 联盟派驻 | 志愿申请 | 志愿查询 | 德孝小记 | 驾驶查询 | 德孝记者 | 人员查询 | 基金人员 | 讲师查询 | 荣誉讲师 | 青年讲师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  邮编:100733  电话:010-65365235   京ICP备16014648号-4 京ICP备(英)16014648-12 京ICP备(中)16014648-13
    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:文信京[2009]091282号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12031号   投搞箱:dxzhzk@163.com  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
版权所有 德孝中华周刊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《德孝中华周刊》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.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站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