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民族文化    

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长垣奇人,复活神秘“贵族”

时间:2020/9/9 4:33:12

  核心提示: 文/河南长垣 王自亮 长垣城东北三十余里,有一小村,名大堽。这个堽字如古玉,当代识其面目者不多矣。乍看之下,小村十分普通,然而,只要你走进去,你就会惊吧,它的厚重与不同: 它是桂陵之战的遗址,至今...

文/河南长垣  王自亮

长垣城东北三十余里,有一小村,名大堽。这个堽字如古玉,当代识其面目者不多矣。乍看之下,小村十分普通,然而,只要你走进去,你就会惊吧,它的厚重与不同:

它是桂陵之战的遗址,至今村里仍有当时诸侯交战遗留下来的箭镞,铜矛,将士遗骨,似在诉说着两千多年前的战争风云。这里还是酒神杜康的葬地。《说文解字》卷七释“帚”字云:古有少康,初作箕帚、秫酒。少康,杜康也,葬长垣。据专家考证,酒圣杜康曾在此地造酒,死后就葬于大堽村。村中曾有古井一口,相传是玉醴泉眼,杜康曾用此井水酿酒。因此,村里酿酒之风由来已久,明清时期,酒坊林立,其酒甘美醇厚,回味悠长。村中谢氏家族,祖辈酿酒,家族原有醴丰酒坊,酿制的醴丰大曲,有“名驰冀北三千里,味压江南第一家”之誉。

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长垣奇人,复活神秘“贵族”

 这个村子,还出奇人。我们提到的那个奇人,就生活在这里。

 谢氏家族,是一个颇为传奇的家族。谢家酿酒始于西汉,历久不衰。到北宋末年,谢氏家族因社会动乱,举家迁往平阳府(今山西临汾)。明洪武初年,又迁居于河南滑县良村集。到明永乐二年(1404年),族人谢英又移居长垣大堽,并沿袭祖辈传统酿酒技艺,创建了醴丰酒店,酿造出了具有独特风味的玉醴大酒。至明朝中期,至四世祖谢廷玉,历经数代经营,越发昌盛,有“名驰豫北八百里,味香冀南第一家”的美誉。

 或许是酒的基因,谢家一直有豪爽仗义之风,清朝末年,酒店第十八代传人谢利丙,江湖人称谢老亮,为人爽快,乐善好施,名闻一方。相传太平天国梁王张宗禹兵败,付重伤携妹潜逃于此,被谢老亮暗中收留,后张宗禹病死,谢老亮将其埋于村外西南地里,张宗禹之妹则嫁于谢老亮之子。谢家族现今还有她的一些兵器等遗存。从那时起,谢氏家族血脉里就注进了一种侠义刚猛。

 到了20世纪抗日战争时期,醴丰酒店第22世传人谢济众、谢济众兄弟,受中共地下党组织影响,积极参加革命工作。据《长垣县志》载,醴丰酒店成为我党的地下秘密联络站,曾给八路军冀鲁豫四分区十七团提供过大量情报,又暗中购买许多枪支、弹药及药品送往前线,还掩护照顾数十名伤病员在酒店疗伤康复,曾多次受到冀鲁豫四分区领导的表扬。

 当时,有一位名叫陈玉荣的八路军伤员曾在醴丰酒店养伤,得到谢家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,非常感激。陈玉荣有个别号叫“小太监”,原来他老家在北京,他的曾祖父陈寿山曾是清末宫廷里的伺膳太监,谙熟古代传下来的酎酒酿制工艺。1937年抗战爆发后,北平沦陷,陈玉荣和父亲逃离北平,投奔了八路军。他伤愈之后,把秘传于家中近百年的宫廷御酒——酎酒秘方,无偿送给了谢济圣、谢济众兄弟。陈玉荣还写了一篇《小技献战友,借此表家缘》的长诗:我叫陈玉荣,别号小太监。俺的曾祖父,自幼在清宫。酿酒当太监,年至花甲年,借机离宫前。单身一孤汉,海淀把家安。……(我)奉命征卫南,挂花住酒店。战友谢同志,舍己掩护俺。报答阶级情,御酒秘方献……酿造金波液,战友掌握全。昨日出御酒,今日送俺团。慰劳八路军,俺贡武乡县。王家峪总部,留念万古传。”但陈玉荣说,“别看酒方我家已祖传四世,但真正做好这种酒并不容易,你们能不能做好,看造化。”

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长垣奇人,复活神秘“贵族”

 由此,揭开了酎酒与谢家的神秘渊源。

 第二年,在陈玉荣的帮助下,谢家兄弟把按照秘方制成的酎酒,送往冀鲁豫军区,慰劳指战员,得到了八路军供给处的好评。根据地的卫南县长耿挺舟,八路军新四路司令员李静宜,以及赵紫阳、雪涛、铁英等领导人,多次题词留念。——谢家至今仍留有首长的赞酒墨迹。

 醴丰酒店后来因叛徒出卖,谢济众、谢济圣出逃,酒店毁于大火。但是这一珍贵酿酒秘方,谢家一直珍藏。酎酒出现在这里,可是冥冥中的天意。

 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谢济圣、谢济众兄弟二人都不再酿酒,开始从事教育工作。谢林相是23世传人,为生活所迫,他16岁便到长垣县政府招待所,拜师学习烹饪技艺。他聪慧灵巧,勤于钻研。很快就掌握了烹饪技艺,成为一个人人称道的好大厨。先后在濮阳、鹤壁饭店工作,做到了一级厨师,小有名气。可是,他心中有一个始终未了的愿望,那就是酿酒。在他看来,家族数百年的酿酒事业,无人承继,实在令人遗撼。但是他心中却一直犹豫不决。毕竟断了这么多年,再重新拾起如何容易。1992年,他大伯病重,去逝前,拉着谢林相的手说:“孩呀,我看咱家就你是这块料,能吃苦,又有恒劲。咱家酿酒的事就靠你了。你不干,就没有人干了。”

 伯父的遗言让谢林相泪流满面,也唤醒了谢林相内心的激情,他不顾一切地投入酿酒之中,毅然放弃了操持10多年的烹饪行业,走上了酿酒之路。这是一条充满艰辛和困难的路。麦酒、桂花酒、一样样酿制出来了,但他并不满足,喜欢挑战的他又将目标锁向了酎。

 酎是一种神秘的酒。《说文解字》载:酎,三重醇酒也。《礼记 月令》载:孟夏之月,天子饮酎,用礼乐。到了汉代,朝廷沿用春秋时期酿制酎酒和祭祀饮酎的做法。《史记 孝文帝纪》载:高庙酎,奏武德、文始、五行之舞。意思是说汉文帝在祭祀其父高祖刘邦时曾举行饮酎的典礼,并伴随有宫廷之舞。西汉还实行酎金制,就是分封于各地的王侯,要在朝廷举行祭祀饮酎礼仪时献上黄金,称为酎金。酎金数额根据其封地的户籍田土数量而定,如果交纳的数额不够或是黄金成色不足,要受到削夺封号的处罚。西汉元鼎五年(公元前112年),汉武帝就借口酎金不如法,夺去106个列侯爵位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“酎金失侯”。海昏侯墓出土的金饼上写有“南昌海昏侯臣元康三年酎金一斤”,应当就是分封于南昌的海昏侯刘贺在汉宣帝元康三年(公元前63年),备下的将要献给朝廷的酎金。然而,自唐中期以后,关于朝廷祭祀饮酎的礼仪罕见史籍,酎酒酿制技艺也鲜有所闻,酎酒似乎神秘消失了。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国民俗学家胡小伟先生推断,酎酒作为一种高贵的酒,被宫廷完全垄断了,成为帝王的专利。这种说法也得到论证,据谢林相后来联系人查到的清宫档案里有这样的记载:娘娘与贵妃得子,或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将凯旋,方可“赐酎一杯”。真正是“此酒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。”

 为了复活这个神秘的贵族,他六年不进县城,为了研制,他经受家人白眼,妻子摔了东西,哥哥骂他神经蛋;一锅锅的粮食被抛弃,而孩子却吃不饱肚子,他忍受着贫穷和精神的双重煎熬。在最困难的时候,孩子上学的学费、家里吃穿的生活费都没有。这时,很多饭馆又来重金聘请他,是去是留?谢林相没有过多犹豫,又埋头于酿酒之中。

 历经12年反复近百次试验,2004年冬,老谢终于试酿成了“酎”。当卧病的父亲谢济众再次品尝到酎那一刻,沉默良久,眼睛湿润了。

 酎之所以名贵,在于普通酒是水酿而成,酎则是用酒酿酒。它的酿制是一个复杂而神秘的过程,在制作工艺、制作原料、酿制时间上与普通白酒完全不同,它是以白酒为基酒,加入小麦、黑芝麻、红枣等原料,经过“冬入、春酿、夏晾、秋香”,“九次投料,三次蒸馏”,才能得到“酸甜苦辣香”五味俱备的美酒。

 神秘的酎复活了,小小乡村,一时佳宾云集,酒文化专家、学者、媒体纷至而来。2013年4月,河南省首届酎文化论坛在郑州举行,谢林相作为特邀佳宾,在会上对酎酒的历史和酿造工艺作了重要演讲;2014年3月,河南电视台拍摄的《酎之再现》专题纪录片问世。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国民俗学家胡小伟得知酎酒复现消息时,从北京赶到长垣。他说,谢师傅,你了不起,了不起啊。你现在研制出来的酎,同史书上所记载的酎的酿造时间及酿造工序都最为吻合。由此,可以充分认定你现在做成的酎,就是失传已久的,酿造时间最长,工序最复杂,在古代只有皇帝王侯才能享用的最高级酒种——酎。你让我们品尝到了酎,真切地认识了酎,你发掘出酎这一国宝,你和你的酎酒作坊都是国宝啊。他说:中国酒文化的渊源在哪里?就在大堽,长垣是中国的酒文化之乡。

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长垣奇人,复活神秘“贵族”

 2015年9月,谢家的酎酒酿造技艺进入第四批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谢林相成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欣喜之余,他把在外地工作多年的儿子谢向亚叫回来传承技艺,并着手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现在,儿子和侄子都在跟他学艺,特别是侄子已经初步掌握了各种酿制技艺,成为他的得力助手,谢氏家族的酎酒酿制技艺后继有人,目前正在投资建厂,将酎酿制工艺进一步发展壮大,更多的寻常百姓将品尝到酎这种神秘高贵的酒。

 昔日帝王天子饮,今朝御液百姓喝。谢林相,一个普普通通的长垣农民,上演了一部现代版的酿酒传奇。(责编/曹道伟)

作者:王自亮 来源:德孝中华周刊


关于我们 | 工作指导 | 周刊荣誉 | 德孝基金 | 联盟派驻 | 志愿申请 | 志愿查询 | 德孝小记 | 驾驶查询 | 德孝记者 | 人员查询 | 基金人员 | 讲师查询 | 荣誉讲师 | 青年讲师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  邮编:100733  电话:010-65365235   京ICP备16014648号-4 京ICP备(英)16014648-12 京ICP备(中)16014648-13
    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:文信京[2009]091282号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12031号   投搞箱:dxzhzk@163.com  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
版权所有 德孝中华周刊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《德孝中华周刊》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.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站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