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德孝文园    

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老师,您在哪里?

时间:2020/9/8 10:20:19

  核心提示: 文/慕然 初秋的早晨,空气中弥散着的湿气包裹着我,如十年前一样,我用力地抽着鼻子,希望闻到那久违的气息。 十年前,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年,我们来到这里实习。按照学长们指点,租了一间民房。这是一个整齐、干净的院子,院中种有两棵石榴树。房东是对七十左右岁的老两口,虽平日里不苟言笑却也和睦可亲,每次从他们身...

/慕然

  初秋的早晨,空气中弥散着的湿气包裹着我,如十年前一样,我用力地抽着鼻子,希望闻到那久违的气息。

  十年前,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年,我们来到这里实习。按照学长们指点,租了一间民房。这是一个整齐、干净的院子,院中种有两棵石榴树。房东是对七十左右岁的老两口,虽平日里不苟言笑却也和睦可亲,每次从他们身边走过,都能闻到淡淡的皂香。

  刚实习的日子,我常常是通宵网吧,白日睡觉。每日清晨,当我从网吧回来时,总能看到他们两人坐在石榴树下,一人一份报纸,仔细地阅读着。不多久,我和他们便熟悉了起来,这是一对从教师岗位退休的夫妇,教的是高中的语文。

  大爷姓位,退休后,常常创作些散文、小说,发表于各级报刊。当他们得知我也有些许小文发表于校刊后,饶有兴致的跟我讲起他文学创作的历程与心得。慢慢的,我放弃了上网,每日清晨,迎着霞光,与他们一起品诗读报。当我表示出有兴趣跟老先生学写作时,位老先生立即眉飞色舞地讲起课来。后来几乎每日都为我专门备课讲解。当我的一篇小文在当地报刊上发表,老先生乐了半天,比自己的文字见报都要高兴。

  老两口每日都会给我送来一碗粥,几乎陪伴了我整整一年。初冬的一天,我挣扎几次都起不了床,浑身像筛糠般发抖。意念模糊中,我听见敲门声,咬咬牙开了门,见老先生端着玉米粥站在门外。“孩子,你脸色不对,是不是发烧了?”我点点头,“赶紧把粥喝了吧,我找些药给你”。吃过药,热乎乎的玉米粥下肚,我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滴,头脑也逐渐清醒,身体如沐浴午后阳光般温暖。

  毕业时,离开的匆忙……

  几年前,我因为参加毕业十周年的聚会,又来到了这里。下了长途车,我便直奔位老师家。

  毕业后的光阴一晃而逝,我很少提笔写作。偶尔为了某些外在的东西而拾起纸笔,也是草草而就。临行前,我把两张关于写作的获奖证书放在斜挎包里,这是我准备在同学聚会上炫耀的东西。见到位老师后,我取出证书,谁知,位老师把证书扔到一旁,看都没看。

  位老师翻找出一摞旧物,里面夹着他自己文章的获奖证书,少说也有十几张,只是那些证书封面被岁月侵袭得暗淡无光。

“还是您厉害,得了这么多奖。”我说道。

  位老师摇摇头,突然,他把自己的证书撕得粉碎,一阵风吹来,满地纸花。

“写作,需要尊严。不在于你能走多远,获多少奖,而在于你离自己的初心有多近。那些靠金钱来的奖项,没有意义……”位老师的话没说完就被他咳嗽声打断,那咳嗽的声音如利剑般刺向我。

  那天,位老师改变我的,不仅仅是外在,还有我的认知,关于写作,我清纯的心境又被捡拾起来。

  今年,我因私事去南方,又路过这座城市,我很容易找到了曾经租住过的地方。只是大门紧闭,铁将军把门。门前徘徊了几圈,也不见人。第二日,当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,我又一次拜访。门虚掩着,我敲了敲门。出来的是一个瘦弱的中年男子,一脸疑惑地望着我。院中石榴树仍在,秋风中,熟透的石榴在枝头绽放了笑容。

  当我询问位老师夫妇时,男子表示不清楚,房子是他三年前从独居在这里的一个老太太手中买来的。我没再多问,默默地走开了,肩头的包里装的是我最近几年在各级报纸上发表过的文章。

  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作者:慕然 录入:dxhebeiczhou 来源:德孝中华周刊


关于我们 | 工作指导 | 周刊荣誉 | 德孝基金 | 联盟派驻 | 志愿申请 | 志愿查询 | 德孝小记 | 驾驶查询 | 德孝记者 | 人员查询 | 基金人员 | 讲师查询 | 荣誉讲师 | 青年讲师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  邮编:100733  电话:010-65365235   京ICP备16014648号-4 京ICP备(英)16014648-12 京ICP备(中)16014648-13
    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:文信京[2009]091282号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12031号   投搞箱:dxzhzk@163.com  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
版权所有 德孝中华周刊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《德孝中华周刊》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.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站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