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德孝心语    

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思念我的父亲

时间:2020/7/31 9:43:58

  核心提示: 文/王红旗 一转眼我慈祥的父亲已经病逝一个多月了,他的音容笑貌依然萦绕在我的眼前。这段日子里只要回想到父亲的身影,我的心里就很痛,我就会想起我的父亲。 父亲为了能让我们一家人过上好日子,在煤矿奋斗了38年,可是一切为了家人着想的父亲——累垮了。我曾经一直幻想父亲只是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,暂且失去了音...

/王红旗

  一转眼我慈祥的父亲已经病逝一个多月了,他的音容笑貌依然萦绕在我的眼前。这段日子里只要回想到父亲的身影,我的心里就很痛,我就会想起我的父亲。

  父亲为了能让我们一家人过上好日子,在煤矿奋斗了38年,可是一切为了家人着想的父亲——累垮了。我曾经一直幻想父亲只是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,暂且失去了音信,可是这只是自我安慰而已。我知道他永远不会在回来,我会把父亲临终时对我讲的话,作为我前进的动力,勇敢的面对今后的生活和工作,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撑起这个缺失父亲的家,担当起父亲的那份责任。

  父亲的一生是辛酸的,但没有一句怨言。出身于60年代的父亲,因为家里孩子多生活条件差,父亲16岁就独自一人从安徽老家来到陕西白水县,之后成为了一名煤矿工人。38年坚守在煤矿兢兢业业的工作,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蒲白矿务局白水煤矿,他靠着勤劳的双手创造了我们四口幸福之家。去年,父亲到了国家规定的退休年龄,本该享享福,自己的身体却垮了,最终没有战胜过病魔,被癌症夺走了生命……好多人都不敢相信这么善良的人,没有任何征兆,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人就不在了,真的替他惋惜。在这短暂的几个月我失去了父亲,还有奶奶,过年期间因为年迈的奶奶病重,父亲回安徽老家照顾她奶奶,然而送走了奶奶同时,因为新冠疫情父亲也被迫隔离在遥远的安徽老家。而我也因工作原因整整三个多月没有见到父亲,再次相见的时候就是姐姐哭着打电话告诉我父亲病了,很严重,当时我只是以为严重,却从没有想过父亲会离开我们。

  与父亲最后的相聚仅仅只有18天,那一段日子真的很难过,每天看到父亲痛苦,吃不好睡不好,自己却无能为力,不能替代他受苦,即使如此父亲还是很坚强的坚持着,直到最后。在医院治疗期间,好强的父亲还总是埋怨自己身体不争气,害得一家老小守在床前陪护着,耽误了工作,可是我们心里明白,明知道情况不太乐观,父亲的身体已经没有了治愈的可能,可是作为子女的我们还是没有放弃,坚强的与病魔做斗争。为了不给父亲带来思想上的压力,我们对父亲隐瞒了病情,我们姐弟俩一直在病床前照顾着,虽然身体的痛苦我们没有办法,但在精神上让父亲感到很欣慰,他走的很安详。

  父亲的去世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,我时常会认为父亲就在我身边。父亲,我真的很思念您,我要带着这份思念,回忆您对我的教导与关爱,我要更加努力,认真干好每项工作,加快脚步赶上时代的浪潮,在成功的大门拥抱您。我要带领家人去战胜未来生活中的每个挑战,也是我对您缅怀最好的方式。

作者:王红旗 录入:dxhebeiczhou 来源:德孝中华周刊

德孝推荐
  • plase wait

关于我们 | 工作指导 | 周刊荣誉 | 德孝基金 | 联盟派驻 | 志愿申请 | 志愿查询 | 德孝小记 | 驾驶查询 | 德孝记者 | 人员查询 | 基金人员 | 讲师查询 | 荣誉讲师 | 青年讲师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  邮编:100733  电话:010-65365235   京ICP备16014648号-4 京ICP备(英)16014648-12 京ICP备(中)16014648-13
    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:文信京[2009]091282号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12031号   投搞箱:dxzhzk@163.com  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
版权所有 德孝中华周刊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《德孝中华周刊》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.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站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