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德孝情感    

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时间:2020/7/11 8:15:24

  核心提示: 朋友结婚前夜,我问了朋友一个问题: 为什么嫁给他?明明他不是你最喜欢的那一挂。 朋友以前喜欢那种酷酷的坏坏的男生,而现在找的这个男生简直温柔到不行。 朋友的回答是: 年纪小的时候的确喜欢那种坏坏的...

 朋友结婚前夜,我问了朋友一个问题:

 为什么嫁给他?明明他不是你最喜欢的那一挂。

 朋友以前喜欢那种酷酷的坏坏的男生,而现在找的这个男生简直温柔到不行。

 朋友的回答是:

 年纪小的时候的确喜欢那种坏坏的酷酷的男生,但现在不喜欢了。

 现在只想被甜甜地对待,被用力地珍惜。

 不想再去揣测对方心意,也不想再和对方比赛谁能冷战更久。

 仔细想想,真的是这样。

 到了一定年纪,听过了很多故事,也看过了很多风景,发现自己还是最喜欢和那些温柔的人在一起。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朋友的妈妈,我叫李姨。

 在我们那一个批发市场做生意。

 市场里的人给李姨取了许多外号:

 悍妇。

 母夜叉。

 拼命三娘。

 这个拼命,是真的拼命的意思。

 李姨在市场跟人干过好几次架,不管不顾的,冲上去就扯。

 嗓门粗大,性情暴戾,对谁都没个好脸,这是大家提起李姨的一致评价。

 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。

 这些年来,李姨同街坊邻居都处得一般,和同行小贩也多加交恶。

 就连对女儿也谈不上怜惜,整日里呵斥,又棍棒相加,但凡去问问市场里的人,都知道我朋友的童年是在嚎啕大哭中度过。

 可我记忆中的李姨,明明不是这个样子啊!

 从南方小镇,嫁到我们这个北方小城。

 一口吴侬软语,长发及腰,又会打扮,那时整条街的人都说李家这新来的媳妇文静又漂亮。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?

 也许就是从丈夫婚后的日渐冷漠开始的——

 生气的时候没完没了地找茬。

 醉酒的时候一言不发就动手。

 丢了工作整日埋在牌桌上,在烟雾缭绕中潦倒度日,回了家照样也骂骂咧咧,毫无尊重与疼爱可言。

 李姨苦口婆心劝过,歇斯底里吵过。

 轻则换来一顿痛骂,重则换来一顿暴揍。

 就这样,后来的日子里,两人变得无话可说。

 埋怨许久,又撕扯许久,李姨选择了离婚,任凭丈夫怎么挽留怎么求,都没有再回头。

 周围人都道李姨铁石心肠。

 但就像那句话说的:

 一个在变得铁石心肠之前,也曾付出了全部的温柔和善意吧?

 然而不是所有深情付出,都能换来温柔以待。

 李姨这一生,可以说被婚姻伤透了身,也伤透了心。

 没离婚时,没被丈夫温柔地对待过。

 离了婚,独自一人,拉扯着孩子,更加无依无靠,得拼命坚强。

 于是为了生存,为了生活——

 这个曾经柔情似水的人,变得跟丈夫一样冷漠刻薄。

 这个曾经知书达理的人,变得跟丈夫一样蛮横不堪。

 婚姻的失败,岁月的苦难,把李姨逼成了一个剽悍的女汉子。

 后来的日子里,不止李姨对爱情失望,连两人的孩子也在父母失败的案例中,一度觉得婚姻不过如此……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可是谁都没想到,到了50岁的年纪,李姨竟然再度找回了爱情。

 对方是个退休的教师。

 质朴敦厚,从不口出恶言。

 热情有礼,从不刻薄待人。

 别人把他介绍给李姨的时候,李姨一度觉得自己驾驭不了这个温柔的男人。

 这些年来,李姨早出晚归,风吹日晒——

 一双手因为干重活被磨得满是老茧;

 每天算着时间吃饭,像男人一样狼吞虎咽;

 从前衣柜里五颜六色的衣服,现在早已换成了一片素色,穿红戴绿只会羞红了一张脸;

 为了生计早已放下体面和架子,为了蝇头小利和人吵得不可开交,习惯用言语的刻薄来武装内心的脆弱……

 李姨想,这样一个温柔的男人,肯定会被自己的粗鲁击退吧?

 但他没有,他反而心疼面前起这个独自坚强了十多年的女人。

 他承担起了李姨的所有。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正式在一起后——

 他会在李姨的包里备好护手霜;

 他会在每个平常的日子里,做好荤素搭配的饭菜送去店里,陪着李姨吃完,然后帮忙吆喝生意。

 他会在李姨的目光停留到那些漂亮裙子身上的时候,悄悄买回家,让它们占据衣柜的一角。

 他会在李姨发怒的时候有耐心地安抚,不生气,也不走人,他陪着李姨一点一点重拾多年前的关系,他让李姨重新感觉到爱人和被爱的美好。

 那阵子,周围的人都说李姨笑容多了,人也变得温柔了,竟像是重新找回了少女时期的天真与浪漫。

 而我想,大概就是他的温柔,化解了李姨满身的刺吧?

 我许多次看到他们从市场里收工回来的样子,或是日暮下,李姨拖着他的手悠闲地散步,或是雨天里,他揽着李姨的肩行色匆匆,而那伞,大半部分都向李姨那边倾斜。

 正是这一切的细节让人忍不住感叹,李姨这次终于嫁对了人。

 嫁对了人,于是终于不再像从前一样咄咄逼人,而是充满了柔情,不再像从前一样刻薄抱怨,而是充满了和善。

 就像那句话说的:

 终于遇见了一个人,他注重细节,让你温柔,教你理智,特别宠你,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会一点一点修补你曾经破碎的少女心。

 别不相信,这样温柔的人真的存在。

 而和这样温柔的人在一起,你也会变得更温柔。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有句话是这样说的:

 有些人看起来刀枪不入,可膝下有伤痕。

 有些人看起来坚不可摧,可深夜也落泪。

 那些坚强与凶悍,不过是因为习惯了一个人死撑,也习惯了一回头身后没有属于自己的避风港。

 但倘若有一天——

 当你疲惫的时候,有个肩膀能靠。

 当你无助的时候,有双手能去牵。

 那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。

 想起网上那对很火的小夫妻。

 做妻子的性子急,脾气不好。

 做丈夫的就一直用包容与温柔化解。

  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会给妻子写甜甜的话: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会认真地夸赞和鼓励妻子,也会因为闹了别扭而认真地给妻子道歉: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看完他们相处的点滴,我只想到一句话:

 所谓温柔并不是天赋,但凡有个想温柔对待的人,总是能做到那份柔软和维护。

 就好比这对小夫妻。

 就好比前段时间大火的陈松伶与张铎。

 他们之间的故事,都完美诠释了同一句话:感受着他温柔的爱,让我对今后的每一天都充满期待。

 陈松伶被观众亲切地叫做松松。

 大家都知道松松曾经是TVB花旦,也都知道松松曾经风光无几,却不知道松松在后来的日子里,受过多少磨难。

 被亲人骗光财产。

 被闺蜜抢走男人。

 双重打击之下,得了抑郁症。

 后来又因为肿瘤失去了做母亲的能力。

 这些小说般的情节都在松松身上真正地发生过……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原本松松已对人生无望,对未来无望,直到遇见那个叫张铎的男人。

 松松不能生孩子,张铎就对外宣称是自己想丁克。

 松松觉得看不到未来,张铎就写了一份养老计划,详细地规划了往后40年他们两人的生活该怎么过。

 松松想重返舞台,张铎的态度是,你愿意回来,就尽情绽放,你觉得辛苦,那五斗米的事情就还是交给我。

 也许正是因为这样,才有了松松在舞台上那句热泪盈眶的表白:

 和张铎在一起,我才真正意识到,这个男人就是我的家,无论漂洋过海去到哪里,我都会一辈子牵着他的手走下去。

 想到他们说——

 男人最希望听到女人说的是:我懂。

 女人最希望听到男人说的是:我在。

 在我看来,倘若能找到这样一个温柔的,永远都在的男人。

 他让你变得更好,他让你对余生有了期待,那这一生也算不枉此行。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往后余生,去嫁一个让你温柔的男人

 很喜欢的一首歌里,有这样一句歌词:

 我想要稳稳的幸福,能抵挡末日的残酷,在不安的深夜,能有个归宿。

 其实女人想要的真的不多。

 有个家就好,哪怕它破。

 有个人就好,哪怕他穷。

 有句话是这样说的:

 生活就像个空口袋,等着我们去装,装什么,有什么。

 钱会有。

 好日子也会有。

 相伴终老的余生也会有。

 只要无论刮风还是下雨,那个人还都在,也温柔对待。

 请相信,这世上总有人在会在下雨天给你撑伞,会笨拙地爱着你,想把全部的温柔都给你。

 但也请记得,挽着他的手臂,因为他可能把伞都给了你,而那是世间最难得的温柔。

 点亮“在看”,愿你能和所爱的人相伴到老,一辈子温柔以待。

 然后有一天,当你们变成两个牙齿都掉光的老头儿和老太太,那个笑的最傻的一定是你,而最温柔的一定是他。

作者:李意外 来源:凤凰大风号

德孝推荐
  • plase wait

关于我们 | 工作指导 | 周刊荣誉 | 德孝基金 | 联盟派驻 | 志愿申请 | 志愿查询 | 德孝小记 | 驾驶查询 | 德孝记者 | 人员查询 | 基金人员 | 讲师查询 | 荣誉讲师 | 青年讲师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  邮编:100733  电话:010-65365235   京ICP备16014648号-4 京ICP备(英)16014648-12 京ICP备(中)16014648-13
    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:文信京[2009]091282号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12031号   投搞箱:dxzhzk@163.com  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
版权所有 德孝中华周刊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《德孝中华周刊》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.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站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