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德孝文园    

德孝中华周刊推荐:学看花

时间:2021/1/13 15:29:04

  核心提示: 文/刘佳琳 近日品读作家林清玄的文章《学看花》,感悟颇深。文章写的是南怀瑾少年时代的一段往事,那时的他非常想和一位剑道大师学剑,数次拜访后,剑道大师才出面对他说:“欲要学剑,先回家去练手腕劈刺一百天,练好后再在一间黑屋中,用剑劈开点燃的香,香头不熄……”老人还说了很多学剑的方法,南先生非常惊讶,因...

文/刘佳琳

  近日品读作家林清玄的文章《学看花》,感悟颇深。文章写的是南怀瑾少年时代的一段往事,那时的他非常想和一位剑道大师学剑,数次拜访后,剑道大师才出面对他说:“欲要学剑,先回家去练手腕劈刺一百天,练好后再在一间黑屋中,用剑劈开点燃的香,香头不熄……”老人还说了很多学剑的方法,南先生非常惊讶,因为练习难度超乎想象,只能对老人表示放弃学习。老人又说:“会看花的人,只是半觑着眼,似似乎地,反将花的精气神,吸收到自己身中来了。”

 读到此处,我顿时想到庄子说:“与天地精神相往来”,这万事万物无论如何变幻,捕捉其内涵的真谛,则在于我们审视的角度。

 记得大学时,去音乐学院聆听袁莎老师的古筝演奏,顿时陷入了对古筝的热爱。兴冲冲地报班学习,最初我觉得古筝学习很容易,信心十足,后来老师教我摇指,当时也没觉得难学,回家练习时,才发现这个动作非常枯燥,如今想有如剑道大师的苦练真经,练习了一周就觉得郁闷无比,而且没有任何进步。我沮丧地告诉老师我的想法,老师说你摇指的时候,不要暗示自己任何思想,专心地去练习,最好进入一种无意识的状态,这样手练灵活了,心还不累。年轻的我真是没有听懂老师的真意。古筝由于摇指的练习,我还是选择了半途而废。

 如今想来,才明白老师的想法,她的建议和学看花是差不多的,看花最好是无心无意地去看,反而能懂花语,就像我原来读过的一篇文章,一个盲人女孩开花店,她说:“每一朵花绽放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。”她没有视觉,但是却有超乎异常的心灵感受。当我们拥有了太多思想的时候,往往是最容易感到疲累的。不如学会轻装前行,学会多角度地看事物,定能有不一样的收获。

 去年我在鹏程学院学习诗歌写作,最初我觉得诗歌是很难学好的,甚至有可能终生都学不会,顶多写写简单的诗歌,想学习纯文学的诗歌写作,难于登天。随着深入学习,我突然发现,诗歌的学习除去技巧,积累和经验,更多的是,修身养性,时刻保持内心的敏感与宁静,这是写出好诗歌的前提。一个人拥有野心是好事,但是不能成为欲望的傀儡。老师说:“好的诗歌如泉水,它是一种自然而然地流淌,是一种内心偶然获得的感悟或是颤抖。”如此说来,真正的诗人,应该是纯净的人,不为万物所累,又能捕捉到万物的心声,这样交融的结果,才能写出极品好诗。

 若是回到日常生活中,我觉得现代人看手机的时间,真是太多了。很多人甚至一边在餐厅吃饭,一边和友人聊天,一边再看手机。如此频繁地从手机里获得世界的信息,最后的结果如何呢?我想一是,影响身体健康,二是信息的过量获取,要么无法真正吸收,要么丧失自身的思考力。如剑道大师说“学看花”,不能用力地去看,这样无所得,张弛有度地去赏花,反而能拥有花的精气神。

 在竞争激烈的世界上,拥有闲适自然的心态是一种智慧,它能让我们在风雨中,明白坎坷的真意;它能让我们在富贵繁华里,不迷失自己。我想学看花,关键不在看什么,而在于怎么看。学会正确的看事物,才能拥有强者的能力。孰强孰弱,需要练就一番火眼金睛。

作者:刘佳琳 录入:dxhebeiczhou 来源:德孝中华周刊


关于我们 | 工作指导 | 周刊荣誉 | 德孝基金 | 联盟派驻 | 志愿申请 | 志愿查询 | 德孝小记 | 驾驶查询 | 德孝记者 | 人员查询 | 基金人员 | 讲师查询 | 荣誉讲师 | 青年讲师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  邮编:100733  电话:010-65365235   京ICP备16014648号-4 京ICP备(英)16014648-12 京ICP备(中)16014648-13
    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:文信京[2009]091282号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12031号   投搞箱:dxzhzk@163.com  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
版权所有 德孝中华周刊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《德孝中华周刊》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.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站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